著名作家汪曾祺百年诞辰 被称为“最后一位士大

>

汪曾祺百年诞辰

    今年3月5日是著名作家汪曾祺先生百年生日。他被有些学者称之为“最后一位士大夫”,属于文人作家的代表人物。而之前在文学史家们评估并不怎么高的汪曾祺,近年来形成了一股小小的“汪曾祺热”。

    今年也是赵树理先生去世40周年。赵树理的作品作为新文学的代表,一度还被尊奉为“赵树理方向”,其影响力自然不用说,赵树理也是新中国民间叙事尤其城市叙事的代表人物。

    诚然汪曾祺、赵树理两位先贤已辞世多年,华以刚《棋赛缘》13:韩国围棋强势席卷棋坛,但人们对他们的吊唁和研究却始终不停止过,又见ETF换购“退水” 本月已有四家上市公司股东弃购

    从表现状况上看,一个属于雅的,而一个属于俗的;就写作的题材来看,汪曾祺描写的是南方水乡的灵动跟韵致,胡耀宇:申真谞偏走独木桥 朴廷桓错看逝世活遭逆转,赵树理描述的则是北方山地的厚重和遥远,堪称南辕北辙,2020年春运南航预计运输旅客1380万人次

    但如果仔细研讨他们的作品,发现他们之间居然有一种神奇的相通和奇妙的联系。

    有趣的是,汪曾祺和赵树理一起共过事。

    新中国成破初期,欧冠1 8决赛抽签成果:皇马对阵曼城 马竞遭受利物浦,汪曾祺在北京文联的刊物《说说唱唱》(《北京文学》前身)编纂部担负编辑,后来离开北京文联到中公民间文艺家协会的《民间文学》担任编辑,而赵树理正是《民间文学》的副主编。汪曾祺还担当过编辑部主任,和赵树理有了较为广泛的接触。

    汪后来多次提及《说说唱唱》和赵树理共事的经历,认为一个戏曲作家不学习民歌,是写不出好唱词的。

    写小说的,不读一点民歌跟民间故事,就不能成为一个好的小说家。

    可见汪曾祺非常爱惜在《说说唱唱》和《民间文学》的编辑生涯。

1 2 3 ... 5 下一页